这些媒体人的情怀你可懂?

我心澎湃,记录漩涡,寻找靶心……这些媒体人的情怀你可懂?

9月16日,无界新闻正式上线。这个由财讯集团、阿里巴巴,还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三方共同投资的新闻产品还没上线就受到了媒体界广泛的关注。

从2014年7月出生的澎湃,到2015年8月的端传媒和今天的无界新闻,市场化新闻客户端的井喷对于新闻从业者而言,充满着竞争和期待。

而从各个新闻客户端掌门人的发刊词中也不难发现,除了技术和投资,能支撑这些新闻客户端发展的无疑还有各位掌门人或多或少的新闻情怀。

欧阳洪亮寻找的靶心在哪?

“无界启航之初,财讯集团总裁戴小京曾用一个比喻来鼓励无界的探索和试错。他说,就像打靶,第一枪第二枪都打飞了也没关系,但是要报靶,争取第三枪靠近靶心。”

无界的靶心在哪呢?

是媒体在转型中的涅槃?“智能时代正在开启,资本的洼地正在形成,接下来将是产业的加速发展迭代,智能化正在渗透到生活的各个领域。可以预见,未来的媒体,无疑将深度融入智能的网络。”这是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无界新闻发刊词中的一句话。并说无界要做一个有温度的智能媒体平台。

这也意味着无界希望打破新闻平台的束缚,和用户体验紧密联系在一起。

是追求真相,分享思想的使命?

在另一篇由十年砍柴执笔的发刊词《以有生之涯,开无界之路》中也可窥知一二:“地铁中、商场里、街道边,许多人随时都在低头刷微博、微信,看手机上的视频;微博、微信和网络论坛上,人人都可以发声。

但是,我们却不时有一种无力感和无奈感。

人人有摄像机的年代,真相却往往变得扑朔迷离,甚至被粗暴地遮蔽;人人都可以发表评论的时代,众声喧哗中偏激、情绪化的声音淹盖理智、公允的观点。

在得移动终端得天下的传播时代,做一个优秀、负责任的新媒体是我们这代新闻人的使命。”

以上可能都是无界想要寻找的靶心,但是想要射中靶心,就需要一支支可以刺中这个目标的利箭。

今年八月,刚刚加盟无界新闻不久的调查记者朝格图自杀离世,他的遗作《周本顺的快车道》如今依然可以在无界新闻客户端的瀑布流中被世人点击阅读。

“过去的8月,我们送别了一位卓越的同事和同行者。8月23日的黄昏,我们在北戴河的海里送别他。太阳和月亮都在空中看着,像放飞一万只精灵。” 也因这件事的触动,无界成立无界基金,支持原创报道写作,关注媒体从业者的健康。

回到这篇发刊词的开篇,欧阳洪亮回忆着他在汶川地震灾区的点滴,感叹如今媒体转型的艰难。但正是对媒体涅槃的期待,让无界肇始于是。

“在未来的探索中,无界还会遇到无数艰难。但只要梦想在,纵使艰难也很精彩。”

也许就连欧阳洪亮也难以描述出他口中的靶心是什么样的,但是脚踏实地地慢慢来,无界梦想中的靶心才会逐渐显现。

欧阳洪亮

张洁平的漩涡是什么?

8月3日,端传媒正式在香港上线,开启了自己“说出漩涡的样子”的使命。

张洁平

端传媒执行主编张洁平在发刊词《漩涡里的人,有责任说出漩涡的样子》中写道,“對於散落在不同時空與歷史記憶中的華語社群來說,身份認同可以自由自在,而語言、文化習俗,卻是我們珍貴的共同財富。在差異化的歷史裏,我們如果更深刻地理解彼此,也有機會共享更豐富的經驗。”

港澳,台湾,大陆。三者虽然都是华人区,但是却又如此的不尽相同。对于以全球华人为受众、以深度调查报道和数据新闻为特色的新媒体机构,端传媒想要在三个差异巨大的社会中都能施展拳脚,可谓难度巨大。也许这就是张洁平所说的“漩涡”。

“2014年夏天,當香港學生頂着烈日坐滿中環時,一句來自北京清華大學學生的評論深深震動了我:當我們在實驗室沒日沒夜地做科研時,香港學生在街上沒日沒夜地胡鬧,十年後,倒要看看誰更有市場競爭力!

北京與香港這麼近,在互聯網與社交網絡如此便捷的今天,在官方輿論早就無法掩蓋所有事實的今天,一個地方的年輕人為什麼完全沒有好奇去了解另一個地方的年輕人?了解他們的經歷、所思所想?為什麼這麼本能地,就用偏狹的功利法則,封殺了交流和理解的可能?”

在这种差异“漩涡”席卷华人族群的时候,端传媒希望能够“堅守新聞專業,不取悅任何一種權力,盡最大可能,準確呈現我們所處時代的複雜面貌。”并且,它的确这么做了。

从端传媒反应中国调查报道举步维艰的《中国调查报道的寒冬》,到天津港爆炸事件关注中产阶级的《不堪一击中产梦 爆炸把业主变成访民》都能看出,端传媒想要探索的这个时代的复杂面貌的决心和勇气。

不过遗憾的是,仅仅正常登陆14天后,端传媒的手机客户端便在大陆地区被屏蔽了。

一年了,邱兵是否依然澎湃?

一年前的7月22日,澎湃新闻横空出世。澎湃新闻CEO的发刊词《我心澎湃如昨》也在各类媒体朋友圈中掀起了一片巨浪。

在这篇看似与澎湃新闻这个产品完全不沾边的发刊词中,却处处散发着邱兵强烈的新闻理想。“我们从理想主义来到了消费主义,来到了精致的利己主义,我们迎来了无数的主义,直到我们彻底没有了主意。”

在澎湃之后,上海报业集团陆续发布了改组后第二、第三个实验作品。在界面,上海观察等兄弟媒体的夹击下,澎湃却从1.0做到了3.0。邱兵也从《我心澎湃如昨》写到《我们的失败与伟大》。

这一年,澎湃有首报万里逝世的重磅,也有“复旦洗地文”的争议。今年的7月22日澎湃一周年之时,邱兵适当收手,只有澎湃首页的八个大字时刻在提醒着人们:没有热忱,便无进步。这个上海报业集团改组后的第一个实验成果,也会在未来前进的路途中不断总结着自己的“失败与伟大”。我心澎湃,记录漩涡,寻找靶心……这些媒体人的情怀你可懂?

9月16日,无界新闻正式上线。这个由财讯集团、阿里巴巴,还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三方共同投资的新闻产品还没上线就受到了媒体界广泛的关注。

从2014年7月出生的澎湃,到2015年8月的端传媒和今天的无界新闻,市场化新闻客户端的井喷对于新闻从业者而言,充满着竞争和期待。

而从各个新闻客户端掌门人的发刊词中也不难发现,除了技术和投资,能支撑这些新闻客户端发展的无疑还有各位掌门人或多或少的新闻情怀。

欧阳洪亮寻找的靶心在哪?

“无界启航之初,财讯集团总裁戴小京曾用一个比喻来鼓励无界的探索和试错。他说,就像打靶,第一枪第二枪都打飞了也没关系,但是要报靶,争取第三枪靠近靶心。”

无界的靶心在哪呢?

是媒体在转型中的涅槃?“智能时代正在开启,资本的洼地正在形成,接下来将是产业的加速发展迭代,智能化正在渗透到生活的各个领域。可以预见,未来的媒体,无疑将深度融入智能的网络。”这是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无界新闻发刊词中的一句话。并说无界要做一个有温度的智能媒体平台。

这也意味着无界希望打破新闻平台的束缚,和用户体验紧密联系在一起。

是追求真相,分享思想的使命?

在另一篇由十年砍柴执笔的发刊词《以有生之涯,开无界之路》中也可窥知一二:“地铁中、商场里、街道边,许多人随时都在低头刷微博、微信,看手机上的视频;微博、微信和网络论坛上,人人都可以发声。

但是,我们却不时有一种无力感和无奈感。

人人有摄像机的年代,真相却往往变得扑朔迷离,甚至被粗暴地遮蔽;人人都可以发表评论的时代,众声喧哗中偏激、情绪化的声音淹盖理智、公允的观点。

在得移动终端得天下的传播时代,做一个优秀、负责任的新媒体是我们这代新闻人的使命。”

以上可能都是无界想要寻找的靶心,但是想要射中靶心,就需要一支支可以刺中这个目标的利箭。

今年八月,刚刚加盟无界新闻不久的调查记者朝格图自杀离世,他的遗作《周本顺的快车道》如今依然可以在无界新闻客户端的瀑布流中被世人点击阅读。

“过去的8月,我们送别了一位卓越的同事和同行者。8月23日的黄昏,我们在北戴河的海里送别他。太阳和月亮都在空中看着,像放飞一万只精灵。” 也因这件事的触动,无界成立无界基金,支持原创报道写作,关注媒体从业者的健康。

回到这篇发刊词的开篇,欧阳洪亮回忆着他在汶川地震灾区的点滴,感叹如今媒体转型的艰难。但正是对媒体涅槃的期待,让无界肇始于是。

“在未来的探索中,无界还会遇到无数艰难。但只要梦想在,纵使艰难也很精彩。”

也许就连欧阳洪亮也难以描述出他口中的靶心是什么样的,但是脚踏实地地慢慢来,无界梦想中的靶心才会逐渐显现。

欧阳洪亮

张洁平的漩涡是什么?

8月3日,端传媒正式在香港上线,开启了自己“说出漩涡的样子”的使命。

张洁平

端传媒执行主编张洁平在发刊词《漩涡里的人,有责任说出漩涡的样子》中写道,“對於散落在不同時空與歷史記憶中的華語社群來說,身份認同可以自由自在,而語言、文化習俗,卻是我們珍貴的共同財富。在差異化的歷史裏,我們如果更深刻地理解彼此,也有機會共享更豐富的經驗。”

港澳,台湾,大陆。三者虽然都是华人区,但是却又如此的不尽相同。对于以全球华人为受众、以深度调查报道和数据新闻为特色的新媒体机构,端传媒想要在三个差异巨大的社会中都能施展拳脚,可谓难度巨大。也许这就是张洁平所说的“漩涡”。

“2014年夏天,當香港學生頂着烈日坐滿中環時,一句來自北京清華大學學生的評論深深震動了我:當我們在實驗室沒日沒夜地做科研時,香港學生在街上沒日沒夜地胡鬧,十年後,倒要看看誰更有市場競爭力!

北京與香港這麼近,在互聯網與社交網絡如此便捷的今天,在官方輿論早就無法掩蓋所有事實的今天,一個地方的年輕人為什麼完全沒有好奇去了解另一個地方的年輕人?了解他們的經歷、所思所想?為什麼這麼本能地,就用偏狹的功利法則,封殺了交流和理解的可能?”

在这种差异“漩涡”席卷华人族群的时候,端传媒希望能够“堅守新聞專業,不取悅任何一種權力,盡最大可能,準確呈現我們所處時代的複雜面貌。”并且,它的确这么做了。

从端传媒反应中国调查报道举步维艰的《中国调查报道的寒冬》,到天津港爆炸事件关注中产阶级的《不堪一击中产梦 爆炸把业主变成访民》都能看出,端传媒想要探索的这个时代的复杂面貌的决心和勇气。

不过遗憾的是,仅仅正常登陆14天后,端传媒的手机客户端便在大陆地区被屏蔽了。

一年了,邱兵是否依然澎湃?

一年前的7月22日,澎湃新闻横空出世。澎湃新闻CEO的发刊词《我心澎湃如昨》也在各类媒体朋友圈中掀起了一片巨浪。

在这篇看似与澎湃新闻这个产品完全不沾边的发刊词中,却处处散发着邱兵强烈的新闻理想。“我们从理想主义来到了消费主义,来到了精致的利己主义,我们迎来了无数的主义,直到我们彻底没有了主意。”

在澎湃之后,上海报业集团陆续发布了改组后第二、第三个实验作品。在界面,上海观察等兄弟媒体的夹击下,澎湃却从1.0做到了3.0。邱兵也从《我心澎湃如昨》写到《我们的失败与伟大》。

这一年,澎湃有首报万里逝世的重磅,也有“复旦洗地文”的争议。今年的7月22日澎湃一周年之时,邱兵适当收手,只有澎湃首页的八个大字时刻在提醒着人们:没有热忱,便无进步。这个上海报业集团改组后的第一个实验成果,也会在未来前进的路途中不断总结着自己的“失败与伟大”。

  • 这些媒体人的情怀你可懂?已关闭评论
    A+
发布日期:2015年09月22日  所属分类:产品经验